“江苏第一家”两代人赡养5位外姓老人

来源: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:高霞2016-04-25 15:45分享
摘要:两位年轻人就是刘伟和余美芳夫妇,而三位老人,分别是刘伟的父亲曹井飞、“二叔”党松喜和“爷爷”党文礼。两位党姓老人和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小两口无偿赡养了他们7年……

 

    前两年,在常州市武进区学府名门花苑小区,居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一大家子在小区里散步:一对年轻小夫妻搀扶着一位80多岁的老翁,旁边跟着两位六七十岁的大爷,还有一个活泼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走在最前面。小女孩还会跟别人介绍说:“这是我爷爷,这也是我爷爷,这是我太爷爷……”这么多爷爷?小夫妻俩会笑笑说:“我们都是一家人。”而老人们则会回答:“说来话长咯……”

    两位年轻人就是刘伟和余美芳夫妇,而三位老人,分别是刘伟的父亲曹井飞、“二叔”党松喜和“爷爷”党文礼。两位党姓老人和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小两口无偿赡养了他们7年……现代快报记者 王益

除了父亲,夫妻俩还照顾两位外姓老人

    余美芳今年33岁,是常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辅导员;刘伟34岁,在学校食堂工作,夫妻俩都是普通工薪阶层。

    几天前,两人的同事吴佳伟带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了刘家,进门前他就说:“里面比较简单。”果然,客厅简陋得一眼就能看完,但厨房却像个秘密花园,壁橱里堆着一袋土豆,旁边摆着两口瓮,里面腌着酸菜,冰箱里满是切好的猪肉。

    听闻记者来采访,刘伟的父亲曹井飞也想打个招呼,但他因患脑血肿一直卧床,连坐起来都要“二叔”党松喜扶着。见状,小夫妻俩连忙上前帮忙,刘伟给父亲穿好外衣,余美芳拧毛巾过来给老人擦脸,老人喉咙口咕噜了两声,她便立刻懂了什么一样,泡来一杯蜂蜜水,放在桌上晾着,趁这会儿工夫,又和刘伟一人一边,给老人按摩起了胳膊。

    吴佳伟在一旁告诉记者,2012年他就知道了刘伟家的情况,“当时他俩还要照顾党松喜的父亲党文礼,3个老人,担子比现在还重,”刘伟工作时间不固定,家里大小事务都是余美芳在操持,“作为一个儿媳妇,能照顾好公婆就不容易了,何况还要照顾两个外姓老人。作为他们的同龄人,我很佩服。”而小区的门卫刘大爷说,早几年几个老人身体还硬朗的时候,经常能看到这一大家子出门散步、游玩。

    忙活完,余美芳瞥见党松喜身上的外裤,念叨了起来:“哎二叔,你又穿这条裤子呀!前几天买的新裤子呢?我给你找出来……”柜子里还有几条新裤子整齐地叠放着。其实每到换季的时候,她都会给老人添置几件新衣服,但老人总是舍不得穿。

    接过侄媳妇儿递过来的裤子,67岁的党松喜笑了笑,絮叨起来:“我们老了做不了饭,他俩有时候中午回不来,就给点零花钱,让我们自己买。做饭也够他俩忙活的,我眼睛不好使不吃鱼,怕刺卡住了闹麻烦;我爸一天三顿都要喝粥,不吃水饺鸡肉;我哥又喜欢吃饺子,光主食就要准备三份不同的。

    其实“二叔”“爷爷”和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,那是怎么来到这个家的呢?事情要从曹井飞赡养过的、曾在这个家庭生活的另一位老人刘福东说起。那还是1970年的冬天,地点在辽宁铁岭,当时50多岁的刘福东到山里买柴,遇到了28岁的曹井飞。曹井飞看他家境清贫,又是大老远过来,于是额外加送了许多柴,并跟着走了3里地,把他送出了山。这个年轻人的举动感动了刘福东,于是他带着老伴时不时来看望曹井飞。

    一段时间后,刘福东和曹井飞的感情日益深厚,曹井飞知道刘福东夫妻俩无儿无女,在询问过父母的意见后,把老两口接到了自己家,认作了干爹干妈,照顾起他们的生活。刘福东夫妇对待曹井飞也如同亲生儿子,曹井飞感念在心,坚持让儿子刘伟随了老人姓。

    之后,曹井飞还赡养了晚景不如意的妻舅,2002年,干爹和妻舅相继得了脑血栓,偏瘫在床,曹井飞一个人照顾不来,便雇佣了邻村村民党文礼帮忙。曹井飞对两位老人贴心细致的照顾,让党文礼十分感动,主动提出不再收钱,只管饭就行。两个病人相继去世后,曹井飞干脆把党文礼认作干爹,请老人在他家常住了下来,党文礼从一开始的被雇佣来照顾人,变成了后来的被照顾。

    那时党文礼的二儿子党松喜时常来探望父亲,和曹井飞也相熟起来,成了异姓兄弟,三人住在一起互相照看。2008年,余美芳和刘伟把三个老人从铁岭老家都接到了常州,照看他们的生活起居。直到前段时间,党文礼回东北过90大寿后就留在了老家。

45年来,这家人先后赡养过5位老人

接力棒代代相传,延续孝老家训

    如今曹井飞已经年迈,无法照料这些老人,于是儿子儿媳接过这份沉甸甸的责任,继续传承善举。“这么些年来,明明没有血缘关系,两个孩子却一直照顾着我和我爸,从没说过一个不字,也没给过脸色,反而为我们操心。”对于这些年的照顾,党松喜看在眼里,也暖在心里,党文礼对两个小辈也十分赞赏。

    琐碎繁重的家务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精力,有时候刚拖干净的地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弄脏,床单可能一天就要换两次,也曾让余美芳倍感压力,但不会因此说老人。“怕他们多想,而且这些也不是他们的本意,人老了身体各方面自己也控制不了。我们也会变老,到时候可能还不如他们呢,所以只能多体谅他们,自己多干点。”

    余美芳说,这些年来,这个特殊的大家庭,以孝善为先的家风,也时刻影响着她:做事先做人,作为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,她要给孩子和学生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。两人的女儿馨心今年6岁,刚上一年级,她告诉记者:“爸爸妈妈经常告诉我,要对爷爷和太爷爷好,要孝顺他们。”

她用自身行动

给学生上了一堂课

推荐人:同事 张燏

推荐感言:

    从2008年开始,我和余美芳成为了同事,但是直到2012年,我才偶然得知她家赡养外姓老人的情况。她从没和我们说过他们遇到的困难,即使是在丈夫刘伟一度待业在家时。不用想都能知道,当时这两个年轻人,在上有老、下有小的情况下,靠着她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是有多难。

    我曾去过他们家,亲眼看见他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看见他们细心地照顾老人,当时我就觉得,他们实在是太难得了。孝顺、赡养长辈,这个责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只要老人在世一天,这个担子就没法卸下来,是一辈子的事情。百善孝为先,余美芳用自身的行动,身体力行,给学生们上了很好的一堂课。

相关阅读
推荐微信